品中华好诗词—“青箬裹绛纱囊,酒阑传碗舞红

品中华好诗词—“青箬裹绛纱囊,酒阑传碗舞红

时间:2020-03-21 11:0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 青箬裹,绛纱囊,酒阑传碗舞红裳 ”黄庭坚色彩斑斓的茶词品读

吴斌

绍圣四年(1097)春,黄庭坚被贬黔州(即四川彭水)已有两年多一点的时间。此时黄庭坚的心态如何呢?透过他当时所作的一首色彩斑斓的茶词,我们或许能窥斑见豹,探知一二。这首词的词牌名为《阮郎归》,题为“茶”,全文为:

黔中桃李可寻芳。摘茶人自忙。

月团犀胯斗圆方。研膏入焙香。

青箬裹,绛纱囊。品高闻外江。

酒阑传碗舞红裳。都濡春味长。

古代的黔州与现在的贵州所辖地区有所不同,古代黔州的首府在彭水,因而“ 黔中 ”即指彭水一带。彭水人习惯将乌江的支流洪渡河,也就是务川,称之为“ 外江 ”。

当时的制茶方式与我们现在不同,当时是将茶青先蒸至八分左右熟,再将这些茶青捣烂,就是所谓的“ 研膏 ”,有时还会在研膏时加入一些香料,然后将碾好的“茶膏”用模具压成带一定图案的“饼”的形状,最后再将这些“茶饼”焙干,包装成成品茶。“ 月团 ”、“ 犀胯 ”都是当时这类研膏团饼茶的名称。“ 月团 ”的形状是园的,“ 犀胯 ”的形状是方的,因此黄庭坚有“ 月团犀胯斗圆方 ”之说。

当时成品茶的包装也讲究密封,可当时的容器又都很不够密封,于是人们就用箬竹叶(就是俗话说的粽叶)先将茶饼包起来,外面再用一层薄纱包好。如此放在容器内可大大提高防潮能力。因此黄庭坚有“ 青箬裹 ”、“ 绛纱囊 ”之说。

研膏团饼茶在品饮时,需要先将其捣碎,再将其碾磨成粉末,而后将水煮开,将茶粉倒入煎煮,这个过程就称之为“煎茶”。古人在有多人品茶的场合,有一个我们现在看起来很不卫生的行为,那就是将煎好的茶倒入一个大碗中,大家轮流着喝,这就是所谓的“ 传碗 ”。当然我们也要理解古代物资不够丰富,喝茶的碗或者盏,常常没有人数多,想要一人一碗、一盏,往往做不到,才会有这种“传碗”的做法。

“ 都濡春味长 ”中的“ 都濡 ”,指的是都濡高株茶,也就是现在人们常说的务川大树茶、务川高树茶、务川大叶茶、乌龙大叶茶等等,属老树大叶型乌龙茶。茶多酚、儿茶素等含量较丰富,香气浓郁,有所谓外观漂亮、经久耐泡、回味长久等等的特点。

黄庭坚《阮郎归》“茶”,整首词连起来的大意为:

黔中春天的桃李,花开艳丽、香飘十里,我顺着香气,踏青寻芳。见到了摘茶的人们,正在紧张忙碌着。嫩茶摘下来后经“研膏”等工序,制作而成了像月一样园、似“犀胯”一般方的茶饼。茶饼放入焙笼烘焙时,浓浓的茶香将四周溢得满满当当。烘焙好的茶饼,先用箬竹叶包裹,再用红色的细绢罩起来扎好。听说外江(即务川)的务川都濡高株茶,品质相当不错。我和朋友们听着音乐,看着舞蹈,兴高采烈,酒足饭饱之时,一起“传碗”品尝这都濡高株茶,那美妙的韵味就像是春天一般的清新、悠长。

看看黄庭坚,就在这么两年多一点的时间里,已经和彭水的人们打成了一片。这不既能与彭水的朋友一道踏青寻芳、歌舞饮宴,又能与彭水的雅士一起品茶论道,吟诗唱和。所谓“ 黔中桃李可寻芳 ”、“ 酒阑传碗舞红裳 ” 。 不仅如此,黄庭坚还将当地的特色好茶,摸得一清二楚,所谓“ 品高闻外江 ”、“ 都濡春味长 ”。真的很佩服黄庭坚,这哪里是在贬谪啊,分明是在观光度假,安享闲暇,岁月静好啊。想想自己,在生活中受到一点鸡毛蒜皮的小打击,就唉声叹气,沉重得像是人生末日,怎么才能学到黄庭坚这般豁达、大气地素位而行啊?

还特别喜欢黄庭坚这首诗中的“ 青箬裹 ”、“ 绛纱囊 ”、“ 酒阑传碗舞红裳 ” 。 这简简单单的物件、场景,经黄庭坚这么一组合,这么一表达,就显得那么的色彩斑斓、清新明快、自然顺畅。这是否就是行家们说的“ 点铁成金、夺胎换骨 ”呢?有时就会遗憾自己的悟性太差,只知道自己喜欢,但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真的很希望在文后的讨论区里得到大家的指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