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职工宿舍楼成黑寄宿点 老师们课间忙着赚钱

教职工宿舍楼成黑寄宿点 老师们课间忙着赚钱

时间:2020-03-20 08: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教职工宿舍楼成黑寄宿点 老师们课间忙着赚钱

    “老师课间忙赚钱。”海口市第二十七小学(以下简称二十七小)多名教师利用自己分配到的教职工宿舍开设黑寄宿所,供本校学生吃饭住宿,每个学期向学生收取2000元的食宿费,黑寄宿点约80平米的房子里可容纳50多名男女学生混住,且校外人员随便进出,学生人身安全谁来保障?教学质量谁来保证?

     家长反映学校老师在教职工宿舍开设寄宿所

    昨日,海口市民符女士向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反映称,位于海口市秀英区金滩路的海口市第二十七小学多名教师利用自己分配到的教职工宿舍开设寄宿所,供本校学生吃饭住宿,每个学期向学生收取2000元的食宿费。

    据符女士介绍,其女儿今年在海口市第二十七小学上三年级,这学期开学之后,她发现很多老师在学校里的教职工宿舍里私自开起了寄宿所,并明码标价向学生收取费用,“我们家就住在学校附近,我知道学校附近很多居民楼里开设有黑寄宿点。这一点我理解,因为很多学生的家长工作很忙,中午来不及接孩子,就必须找个地方让孩子午休。但是学校的老师都在自己的教职工宿舍里开设寄宿所,我觉得就非常不合理,都忙去赚钱啦,哪还有精力备课好好讲课呢?孩子的教学质量谁来保证啊。”

     私人寄宿面积约60平米共有24个床位

    昨日11时20分许,记者看到海口市第二十七小学门口已有多名学生家长在等候。

    据等候在校门口的一名二年级学生家长介绍,她的小孩也寄宿在了学校后面的一家私人寄宿点里,每个月交400元食宿费,刚刚在那里住了三四天,寄宿点承诺,孩子放学后会有阿姨把孩子接到住宿的地方吃饭。

    11时30分许,学校放学,大门开放,记者进入学校时并没有保安询问记者身份;随后,记者穿过学校教学楼后面的一个小门来到一栋居民楼里。

    在该居民楼的楼梯口处,一位50多岁的大妈在此开起了小卖铺,放学后的小学生们蜂拥而至,他们来不及吃午饭,先在小卖铺里买点辣条吃。

    在该居民楼的一楼右侧住户便是家长们反映的私人寄宿点,记者看到孩子们的鞋子从楼梯口一直摆放到房间里,该房间面积约60平米左右,卧室和客厅里摆满了上下床,共有24个床位;房间里除去床,可供孩子们活动的地方非常狭小,此时该寄宿点里已有十多名学生已经在吃饭了,有的孩子在简易的餐桌上吃饭,有的孩子端着饭碗在自己的床铺上吃饭。

    一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私人寄宿点床位已经满了,但该学校的公有教职工宿舍里可能还有床位,那里的条件好一些,床位贵一些,但那里都是学校老师的房子,由学校的老师管理。

     教职工宿舍80平米容纳50多名学生且男女生混住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该校教学楼右侧的教职工宿舍发现,从第1幢教职工宿舍楼的1楼到6楼,每个楼层都有学生寄宿点。

    记者注意到,从5楼的楼梯拐角处一直到6楼的住户房门口都摆满了学生鞋子,6楼的右侧住户房门敞开着,房间的客厅里20多名学生排排坐着看电视,记者以学生家长之名询问该房间的负责人这里是否还招收学生。该负责人表示,床位已经满了,但是可以让三个孩子一起挤在两个床位上,但一学期食宿费仍是2000元。“我这里六楼通风很好的,下面那些都不通风的,现在床位很紧张的。”该负责人一边介绍一边打开没有防护网的窗户让记者看。

    随后记者来到该幢楼的一楼,一楼的右侧住户房门大开,房间里数十名学生正在吃饭,因餐桌位置有限,有的孩子在床位上吃饭,有的孩子干脆席地而坐吃饭,孩子们打打闹闹无人看管,记者多次呼问负责人在不在,均无人应答,随后一位四十多岁的负责做饭的大姐称,负责人还没有回来,而她不知道给多少孩子做饭。

    据一名五年级学生介绍,该房间的负责人是六年级三班的秦(音)老师,住在房间里的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都有。该房间约80平米,共住着53名学生,客厅和外面卧室住着男生,里面卧室住着女生,但男生和女生的住处并无遮挡物。

    约十分钟后,该房间的负责人秦(音)老师回来了,记者称自己有一名二年级的男同学想找个床位,秦(音)老师表示,房间里的床位已经住满了,但可以调换一个床位出来,“这个床的上铺和下铺都住着男孩,中铺住着女孩,可以把女孩子调换到里面,把这个中铺位给你。”秦(音)老师说。

    随后记者向秦(音)老师询问房间里现在住着多少个学生,房间是多大时,秦(音)老师立马警觉起来:“你问这些做什么,你带着孩子来了再说吧,”说着让记者赶紧离开。

     校外居民楼拿过期餐饮店营业执照当寄宿点证件

    除了学校里面的黑寄宿点,学校门口也存在着多处黑寄宿点。在该学校斜对面的一个蓝色大门院子里,几名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在嬉闹玩耍,学生们称他们中午就住在该院子里的一楼和二楼。

    记者进入到寄宿点发现房间里并无人看管,一名家长表示,她看望几次都发现中午没人看管很担忧:“大门没有人看的,随便什么人进来都行,要是有坏人进来伤害孩子们,后果不敢设想。”

    随后,记者在隔壁房间里看到几名工作人员正围坐在一起吃午饭,当记者询问该寄宿点是否有相关证件时,一名工作人员称有证件;随后带记者来到一处废弃房间里,该房间的墙壁上张贴着一张旧的发黄的营业执照,该营业执照上显示的是一家名叫“海口秀英绿韵饮食店”,经营范围是主食和热菜,注册日期是2004年7月20日,登记日期是2015年7月28日,这张过期的餐饮店营业执照就是该名工作人员所称的寄宿点证件。

     学校领导会把相关情况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

    学校的公用教职工宿舍楼变成了学生黑寄宿点,该学校的领导是否知情?又是怎么处理的呢?

    6日下午,该学校校长李楚英接受采访时称,随着公立学校招生规模扩大,招生数量逐年增多,办学要求的提高,占地面积较小的公立学校校舍越来越紧张,因此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公立学校逐渐把午间食宿取消了,该校校内食宿于下一学年也即将全部取消,李校长表示可能是校内食宿的取消导致了黑寄宿点的生成。

    李校长表示,公用教职工宿舍楼内私自留宿学生,校方的态度是绝对不允许的,因为学生的食品安全和人身安全无法保证。9月1日下午,学校组织在学校有宿舍的老师专门召开过会议,强调禁止老师带学生在家里留宿的问题。对于目前此情况,李校长称她并不知情。对于记者反映的情况,她表示非常重视,接下来会把相关情况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取得主管部门的支持,共同来治理该问题。

     相关部门准备研究出台相关政府规范性文件

    据相关业内人士介绍,每学年开学,教育部门都会强调校外寄宿问题,但公立学校午间食宿逐年取消,学生家长的切实需求导致了黑寄宿点屡禁不止。同时,由于校外寄宿点监管涉及工商、消防、食药监等多部门,监管方面没有明确规定,故很难查处。

    据了解,目前,海口市相关部门正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结合海口实际,准备研究出台关于加强校外寄宿站(点)管理的相关政府规范性文件,进一步完善监管保障机制 。

    另外,海口教育局等部门对学生寄宿站(点)的监管也高度重视,每年开学季,教育部门和校方都会强调校外寄宿的问题。海口市教育局正在与具备保鲜保温配送条件的企业洽谈, 探索配送午餐到校的新办法。如果洽谈成功,将选择学校试点,并安排专门的老师负责看管学生,满足双职工家庭学生的午餐需求。